甜橙樹

 

龙树价:¥49.00 折扣:79折

定 价:¥62.00

作 者:曹文軒

出版社:龍圖騰文化

出版时间:2012-09-28

ISBN:9789865981495 正文语种:繁体

装 帧:平裝本 规格:14.3*21

库 存:无货 页数:208

标 签:龍圖騰文化 龙少年故事 曹文軒

好 评:

分享到:

导读推荐

甜橙樹
男孩彎橋,一早上出來打豬草,將近中午時,覺得實在太累了,就拖著一大網兜草,來到油麻地最大的一棵甜橙樹下,仰頭望了望一樹的甜橙,咽了一口唾沫,就躺在了甜橙樹下。本來是想歇一會兒再回家的,不料頭一著地,眼前的柳丁就在空中變得虛虛飃飃,不一會兒就睡著了,一睡著就沉沉的,彷彿永遠也醒不來了。
那只草繩結的大網兜,結結實實地塞滿了草,像一隻碩大的綠球,沉重地停在甜橙樹旁,守候著他。
秋天的太陽,雪一般明亮,但並不強烈地照著安靜的田野。
田埂上,走著四個孩子:六穀、浮子、三瓢和紅扇。今天不上學,他們打算今天一整天就在田野上晃悠,或抓魚,或抓已由綠色變成棕色的螞蚱,或到稻田裡抓最後一批欲飛又不能飛的小秧雞,或乾脆就攤開雙臂、叉開雙腿,在田埂上躺下曬太陽——再過些日子,太陽就會慢慢地遠去了。
他們先是看到彎橋的那只裝滿草的大網兜,緊接著就看到了躺在甜橙樹下的彎橋。四個人都有一種說不出的興奮,沿著田埂,向甜橙樹一路跑來。快到甜橙樹時,就一個一個地變成了貓,向彎橋輕輕地靠近,已經變黃的草在他們的腳下慢慢地倒伏著。走在前頭的,有時停住,扭頭與後面的對一對眼神,動作就變得更輕了。那番機警的動作,不免有點誇張。其實,這時候即使有人將彎橋抱起來扔進大河裡,他也未必能醒來。
他們來到了甜橙樹下,低頭彎腰,輕輕地繞著彎橋轉了幾圈,之後,就輕輕地坐了下來,或望望睡得正香的彎橋,或互相擠眉弄眼,然後各自挪了挪屁股,以便向彎橋靠得更近一些。他們臉上有一種壓抑不住的快樂,彷彿無聊乏味的一天,終於因彎橋的出現,忽然地有了一個讓人喜悅的大轉折。
此時,彎橋只在他的無邊無際的睡夢裡。
陽光透過卵形的甜橙樹的葉子,篩到了彎橋的身上、臉上。有輕風掠過枝頭,樹葉搖晃,光點、葉影便紛亂錯動,使四個孩子眼中的彎橋,顯得有點虛幻。
彎橋笑了一下,並隨著笑,順著嘴角流下粗粗一串口水。
女孩紅扇「撲哧」一聲笑了——笑了一半,立即縮了脖子,用手緊緊捂住了嘴巴。
光點、葉影依然在彎橋身上、臉上晃動著,像陽光從波動的水面反映到河岸的柳樹上一般。
幾個孩子似乎想要幹點什麼,但都先按捺住自己心裡的一份衝動,只安然坐著,有趣地觀望著沉睡中的彎橋……
彎橋是油麻地村西頭的光棍劉四在四十五歲時撿到的。那天早上,劉四背一只魚簍到村外去捉魚,過一座彎橋時,在橋頭上看到了一個布卷卷,那布卷卷的一角,在晨風裡扇動著,像隻大耳朵。他以為這只是一個過路的人丟失在這裡的,看了一眼就想走過去,不料那布卷卷竟然自己滾動了一下。橋頭是個斜坡,這布卷卷就因那小小的一個滾動,竟止不住地一直滾動起來,並越滾越快。眼見著就要滾到一片水田裡去了。
劉四撒腿跑過去,搶在了布卷卷的前頭,算好了它的來路,雙腳撇開一個「八」字,將它穩穩擋住了。他用腳尖輕輕踢了踢布卷卷,覺得有點分量,就蹲下來,用又粗又短的手指,很笨拙地掀起布卷卷的一角,隨即「哎喲」一聲驚呼,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等他緩過神來時,只見布卷卷裡有一張紅撲撲的嬰兒的臉,那嬰兒似乎很睏,微微睜了一眼,魚一般叭唧了幾下小嘴,就又睡去了。
人越來越多地走過來。
劉四將布卷卷抱在懷裡,四下張望,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
人群裡一片唧喳:「大姑娘生的。」「是個小子。」「體面得很。」「大姑娘偷人生的都體面。」
油麻地一位最老的老人拄著拐杖,對劉四大聲說:「還愣著幹什麼?抱回去吧!你命好,討不著老婆,卻能白得一個兒子。命!」
跟著劉四,彎橋在油麻地一天一天地長大了。先是像一條小狗搖搖晃晃地、很吃力地跟著劉四,接下來就能與劉四並排走了,再接下來,就常常拋下劉四跑到前頭去了。但到八歲那年春天,彎橋卻得了一場大病。那天,他一天都覺得頭沉得像頂了一扇磨盤,晚上放學回家時,兩眼一黑栽倒了,滾落到一口枯塘裡。
劉四窮,家裡沒有錢,等東借西借湊了一筆錢,再送到醫院時,彎橋已叫不醒了。醫生說他得的是腦膜炎。搶救了三天,彎橋才睜開眼。等他病好,再走在油麻地時,人們發現,這孩子有點傻了。他老莫名其妙地笑,在路上,在課堂上,甚至是在挺著肚皮撒尿時,都會沒理由地說笑就笑起來。有些時候,還會自言自語地說一些讓油麻地所有的人都聽不懂的話。
油麻地的孩子們,都希望能見到彎橋,因為這是一個可能獲取快樂的機會。有時,他們還會覺得彎橋有點可憐,因為養他的劉四實在太窮了。油麻地最破的房子,就是劉四的房子。說是房子,其實很難算是房子。油麻地的人根本不說劉四的房子是房子,而說是「小草棚子」。
別人家的孩子,只要上學,好賴都有一個書包,彎橋卻用不起書包——哪怕是最廉價的。劉四就用木板給彎橋做了一只小木箱。當彎橋背著小木箱,屁顛屁顛地上學時,就總會有一、兩個孩子順手從地上撿根小木棍,跟在彎橋後頭,「劈裡啪啦」地敲那小木箱。敲快活了,還會大聲吆喝:「賣冰棒——」彎橋不惱,抹抹腦門上的汗,害羞地笑笑。
學校組織孩子們進縣城去玩,路過電影院,一見是打仗片,三瓢第一個掏錢買了張票,緊接下來,一個看一個,都買了票,一晃工夫,四、五十個人就都呼啦啦進了電影院,只剩下彎橋獨自一人在電影院門口站著。劉四無法給他零用錢。等電影院的大門關上後,彎橋就在電影院門口的臺階上坐下,用雙手抱著雙腿,然後將下巴穩穩地放在雙膝上,耐心地等電影散場,等三瓢他們出來。
一街的行人,一街的自行車車鈴聲。彎橋用有點萎靡的目光,呆呆地看著街邊的梧桐樹。他什麼也不想,只偶爾想到他家的豬。豬幾乎就是彎橋一人飼養的,劉四每捉一隻小豬回來,就立即盤算得一清二楚:等豬肥了賣了錢,多少用於家用,多少用於給彎橋交學費、添置新衣。從彎橋能夠打豬草的那一天起,他就知道,他要和劉四好好地養豬,把豬養得肥肥的。他從未餓過豬一頓,他總要打最好最好的豬草——是那種手一掐就冒白漿漿的豬草。
電影終於散場了,三瓢們一個個看得臉上紅彤彤的,出了電影院的大門都好一會兒工夫了,目光裡還帶著幾絲驚嚇和痛快。彎橋被他們感染了,抓住三瓢的,或六穀的,或浮子的,或其他人的胳膊,向他們打聽那部電影演的是什麼。起初,三瓢們都還沉浸在電影裡沒出來,不理會他。等待到願意理會了,有的就如實地向他描述他們所看到的,有的就向他故意胡編亂造。彎橋是分不出真假的,就都聽著。聽著聽著就在心裡犯嘀咕:怎麼三瓢說那個人被槍打碎了腦袋,六穀卻說那個人最後當了營長呢?一路上,他就在心裡弄不明白。不明白歸不明白,但也很高興……
太陽光變得越來越明亮。
彎橋翻了個身,原先貼在地上的臉頰翻到了上面。三瓢們看到,彎橋的臉頰壓得紅紅的,上面有草和土粒的印痕。
(待續)

关于本书

書籍重點
◎精選「青春文學教父」曹文軒10篇感人佳作
精選中國著名兒童文學作家曹文軒的中篇、短篇文學作品。曹文軒的文字清淺中帶有濃厚的情感,其文學作品深受中國讀者的支持與喜愛,是中國再版次數最多的青春文學作家。

◎簡單、溫暖的筆觸,適合青少年、成人閱讀
文字淺顯,卻蘊含深刻,作者藉由清淺的文字、柔軟的語調的描述,傳達了現代人早已遺忘的溫暖、純粹,更道出了成長中的哀愁,以及人們應該珍視卻經常忽視的珍貴情感(親情、友情)。

內容簡介
你還記得嗎?那一年,屬於我們的
甜橙樹
清淺的文字、柔軟的語調,蘊含著深刻的珍貴情感。
10篇被遺忘的溫暖及成長中的哀愁,
正等你,細細品嚐與回味!

【故事摘要】
六穀、浮子、三瓢和紅扇,來到了甜橙樹下,輕輕地繞著彎橋轉了幾圈,然後輕輕地坐了下來。他們臉上有一種壓抑不住的快樂,彷彿無聊乏味的一天,終於因彎橋的出現,有了一個讓人喜悅的大轉折。(甜橙樹)

在這頭雄壯的公牛對比之下,他顯得更加弱小。一旦這公牛暴躁起來,就會將他輕而易舉地拋擲到任何角落。他轉過頭去察看它那雙凸出的眼睛時,有一種不期而然的恐怖感。他開始有點懊悔:為什麼一定要挑選這頭牛呢?(海牛)

冬末春初的田野,十斤子和三柳總會在傍晚時刻來此插卡,捕捉水田裡的泥鰍。然而,原本互不干涉的兩人,卻因寡婦蔓的關係產生了變化。這一天清晨,兩人在水田裡死命的追打,他們究竟想爭奪什麼呢?(泥鰍)

作者简介

青春文學教父:曹文軒
一九五四年一月生於江蘇鹽城。現任中國作家協會全國委員會委員、北京作家協會副主席、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以及博士生導師。

曹文軒的文字清淺中帶有濃厚的情感,其文學作品在中國影響深遠,即便沒有刻意宣傳,仍然受到讀者的支持與喜愛,為中國再版次數最多的兒童小說作家,讀者年齡層廣及孩子和成人,並被譽為「青春文學教父」。

有人評價他的作品是「追隨永恆的力作」。他的作品以被翻譯為英、法、日、韓等語言出版,更曾獲得「國家圖書獎」、「宋慶齡文學獎金獎」、「冰心文學獎」、「金雞最佳編劇獎」、「中國電影華表獎」、德黑蘭國際電影節評審團特別大獎「金蝴蝶獎」、義大利第十三屆Giffoni電影節「銅獅獎」、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優秀學術論文獎」、北京市「文學藝術獎」,也曾獲得臺灣《中國時報》「年度十大優秀讀物獎」。曹文軒著有《紅葫蘆》、《草房子》、《山羊不吃天堂草》、《紅瓦房》、《青銅葵花》、《憂鬱的田園》等。

目前龍圖騰已出版四本曹文軒精選集《獨臂男孩》、《小號傳奇》、《黑森林》、《海邊的屋》。

图书目录

第十一根紅布條
海牛
藍花
泥鰍
槍魅
田螺
甜橙樹
野風車
魚鷹
月白風情
标题:
评价: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