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式權力博弈——中國歷史上的權謀與政變

 

龙树价:¥100.00 折扣:79折

定 价:¥127.00

作 者:王覺仁

出版社:龍圖騰

出版时间:2015-01-01

ISBN:9789863880035 正文语种:繁体

装 帧:平裝 规格:17*23

库 存: 有货 页数:492

标 签:1.傳記 2.中國

好 评:

分享到:

导读推荐

【本書特色】
漫漫中國史從何說起?
二十五史的背後,與其說是王朝的興替史,倒不如說是權力的爭奪史。權力的爭奪所憑藉的是什麼?除了實力之外,還需要運氣。作者就是藉由權力的過程中具有的不穩定性,將權力的爭奪視之為博弈。只是輸贏的不是金錢,有可能是數以萬計的生命! 【內文試讀】
第二章 血色太平──西漢初年的呂氏統治
一 這個天下不太平
  西元前二○二年,一輪旭日懸掛在大漢帝國的上空。新王朝的百姓們引頸而望,看見初升的朝陽鮮紅如血。
  此刻,在舊都咸陽的東南方,一座嶄新的城池正拔地而起。城的主人殷切期望著天下能從此長治久安,所以把它取名叫「長安」。
  將近六百年了,天下的百姓們一直在向遠方眺望──他們不是在眺望新王朝的都城長安,而是在眺望傳說中的太平。
※※※※
  會從此太平嗎?
  劉邦搖了搖頭,情形恐怕不太樂觀。帝國的早晨剛剛放晴了一會兒,轉眼間又是一片陰霾漫捲、亂雲飛渡。諸王叛亂的奏報從帝國的四面八方向長安飛來,彷彿一陣亂箭急雨。劉邦從帝座上走了下來,匆匆脫下那一襲溫軟的龍袍,重新穿上沉重冰冷的鎧甲。
  ──高祖五年(西元前二○二)十二月,劉邦剛剛消滅項羽;六年七月,燕王臧荼就起兵叛變,劉邦御駕親征,兩個月後平定臧荼。
  ──六年十二月,有人密報楚王韓信謀反。劉邦設計誘捕韓信,將其拘留長安。貶為淮陰侯。
  ──七年九月,在太原的韓王信與匈奴裡應外合,發動叛亂。十月,劉邦率師討伐,韓王信兵敗逃亡。劉邦一路追擊,遂與匈奴交戰,在平城白登山被圍七天七夜,險些喪命。直至高祖八年,韓王信餘黨才被全部肅清。
  ──九年,趙王張敖謀反。劉邦旋將張敖逮捕下獄。
  ──十年,代相陳豨占據趙地叛亂,劉邦再度出兵,至十一年討平。
  ──十一年春,韓信在關中謀反。後被誅殺,夷滅三族。
  ──十一年夏,梁王彭越謀反。後被誅殺,夷滅三族。
  ──十一年秋,淮南王黥布發動叛亂……
  這一年,劉邦已經六十二歲,而且疾病纏身。自從秦二世元年在沛縣起兵,戎馬倥傯之間,忽忽已十四年矣。這十四載光陰,幾無一日不是在戰場上度過的。奪取天下後,劉邦封了七個異姓功臣為王,封了一百三十多個人為侯。本以為如此安撫人心,天下必致太平,可誰承想到,叛亂的烽火一刻也沒有停止燃燒。
  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當劉邦的軍隊開拔到蘄縣時,與黥布的叛軍正面相遇。旌旗蔽日之下,兩軍拉開陣勢,遙遙相望。劉邦策馬來到陣前,向黥布發出痛切的質問:你何苦要造反呢?
  原野上籠罩著一種寧靜,一種大戰前怪異的寧靜。天上的鴻雁拍打著驚惶的翅膀,扔下幾聲哀鳴後匆匆逃離。黥布的聲音忽然間刺破沉寂,遠遠地飛了過來。
  劉邦聽到了四個字。
  黥布說:「欲為帝耳!」
※※※※
  劉邦蕩平黥布之後,終於明白了一個道理:從高祖五年到十一年,之所以在短短六年之中就發生了六王之變,癥結就在於這些居功自恃的異姓王人人想當皇帝。
  由此可見,都是異姓封王惹的禍!於是,劉邦當著群臣的面,斬殺白馬,立下盟誓:「非劉氏而王、無功而侯者,天下共誅之!」
  十二年(西元前一九五),劉邦卒。太子劉盈繼位,是為惠帝。
  惠帝的母親就是呂后。白馬之盟言猶在耳,可呂后彷彿沒有聽見。她站在未央宮巍峨的宮樓上,看見遍布帝國的劉姓王旗在風中獵獵招展。
  呂后神色凝重,若有所思。皇帝去了,而今她們是孤兒寡母。兒子劉盈又仁厚懦弱,這不能不讓她擔憂和恐懼。劉盈雖然坐了帝位,可朝堂上的那些開國元勛都還在,一個個割地擁兵的親王都還在。這天下究竟是誰的?她下不了結論。
  於是就有一個龐大的計劃,開始在她心中緩緩醞釀。可她並不著急。飯要一口一口吃,那些劉姓諸王的帽子也得一頂一頂摘。這道理,呂后懂。她首先要拔掉的,不是劉姓諸王,而是多年來刺痛她心頭的一枚釘子。
  呂雉雖然貴為太后,可她首先是一個女人。而女人心頭的痛,大抵也就源於另一個女人。
  這個女人就是戚夫人。
  呂雉永遠也忘不了,她當年躲在朝堂東側的幃幔之後,聽著皇上與大臣們的激烈爭辯時,內心是如何的憤怒和恐懼……
※※※※
  那是太祖十年(西元前一九七)的秋天,一場又一場的風,很早就把樹葉吹黃了。
  一個念頭在劉邦心中已經盤桓了很久。看著一天天長大的趙王如意,他的心頭說不出的歡喜。而太子劉盈則善良到近乎怯懦,一點也不像他。要坐穩這座人人覬覦的江山,沒有一點乾綱獨斷的霸氣,你坐得了嗎?!而如意的母親,劉邦最寵愛的戚姬,不管白天黑夜都在他面前哭得跟淚人似的,央求他立如意為太子,令他的心頭不禁湧起陣陣哀憐。
  這一天早朝,劉邦終於下定決心:廢太子,立趙王!當他對著滿朝文武宣布這個決定的時候,彷彿平地一聲雷,朝堂上瞬間炸開了鍋,群臣反對的聲浪幾乎要把他淹沒。可無論大臣們如何苦口婆心、據理力爭,劉邦就只有一個態度:朕意已決,沒得商量。
  那一刻,躲在簾幕後的呂雉感覺整座宮殿都在搖晃。
  群臣面面相覷,一籌莫展。這時候,一個結結巴巴的聲音響了起來。呂雉聽出來了,那是口吃的周昌。一張張鐵齒銅牙都奈皇上不得,這個結巴周昌又能頂什麼用呢?!一肚子義憤的周昌越想說可越說不出來。劉邦看著他的樣子差點沒忍住笑。可周昌還是說了,千言萬語憋成了兩句話:「臣嘴巴不會說說說話,但是臣必必必知道是不可以的!陛下一定要廢廢廢除太子的話,臣必必必不接受詔令。」
  那一刻,呂雉覺得自己完了。可奇蹟竟然在這個時候出現──劉邦忽然忍不住大笑起來,笑得前仰後合,而呂雉的滅頂之災就在這笑聲中化為烏有。
  罷朝之後,呂后接見周昌。把左右支走之後,尊貴的呂后撲通一聲跪在了周昌腳下,說:「要不是你力爭的話,太子就被廢了!」
  沒有人知道此刻周昌的心裡作何感想。也許,他覺得這事沒什麼大不了的,他只是盡了一個臣子應盡的職責,說了兩句該說的話而已。況且,他說的話還遠遠不如其他大臣說得漂亮。
二 呂雉的創意和手段
  惠帝剛剛即位的這一年,戚夫人的災難就降臨了。
  呂后將她囚禁在永巷。從蛛網盤結的窗口望出去,戚夫人只能看見一方陰暗而逼仄的天空。當年謀廢太子不成,她就知道自己將來沒有好日子過了。可此刻的她並不知道,更深的災難還在後頭。
  呂后拿下戚夫人後,便派遣使者去召趙王。而此時趙王身邊的丞相,就是那個口吃的周昌。當年劉邦就擔心,自己百年之後,勢單力孤的趙王如意恐怕有性命之憂。近臣趙堯獻策,應該在趙王身邊安置一個強而有力而且是呂后、太子、群臣都尊敬和畏懼的人物,作為趙王的相國。
  劉邦問:「哪個人合適?」
  趙堯說:「周昌。」
  趙堯說得沒錯。當年出於公心,周昌反對立趙王為太子,而今當他窺見呂后的殺機,也會同樣出於公心保護趙王。
  說話不繞彎的周昌對呂后的使者說:「高帝把年幼的趙王託付給我,而我聽說太后歷來怨恨趙王母子,現在召趙王去,他恐怕就回不來了,我不敢讓他去。而且,趙王正在生病,不能奉詔。」
  如是幾次三番,周昌一直硬頂著。
  呂后勃然大怒──我召不來趙王,我還召不來你周昌嗎?!旋即下令將周昌徵召回朝。周昌萬般無奈,只好奉命。周昌前腳剛走,呂后的使者後腳就把趙王帶走了。可呂后萬萬沒有料到,趙王如意走到半路,竟然被人接走了。
  接走如意的不是別人,正是當今皇帝、她的兒子劉盈。
※※※※
  劉盈把趙王如意接進皇宮後,終日與他形影不離。無論行住坐臥、飲食起居,劉盈始終沒讓如意離開自己的視線半步。
  看著這對異母兄弟成雙入對的背影,呂后的嘴角掠過一絲冷笑。這麼多年都忍了,還會在乎這幾天嗎?呂后把掌心裡的一包粉末重又掖進袖中,在每一個晨昏耐心等待。
  轉眼就是冬天了。一個雪後初霽的早晨,劉盈早早醒來,一眼就望見即將放晴的天色。該舒展舒展筋骨了。這樣的日子,數不清的野兔和山雞都會從蟄居多日的洞裡跑出來,在雪地上追逐陽光。
  劉盈已經穿戴齊整,可如意還睡得十分安詳。劉盈便打消了叫醒他的念頭。還這麼早,母后應該仍在寢中,如意應該沒什麼危險。劉盈這麼想著,跨上狩獵的坐騎,飛也似的馳出了宮城。此時的劉盈當然不知道,呂后這一天醒得比他更早。
  天色大亮的時候,一群小宦官肩扛手提著一大串獵物,一溜小跑地跟在皇帝後面回了宮。劉盈很是興奮。他要讓如意嘗嘗燉兔湯和烤野雞的滋味。可是,如意永遠嘗不到了。
  一隻酒盅翻倒在寢宮的案上,旁邊躺著永遠醒不來的趙王如意。
  看著這一幕,劉盈肝腸寸斷,追悔莫及。
※※※※
  毒死趙王的興奮還沒消退,呂后就頗具創意地進行了快感升級。兒子太軟弱了,她要讓他鑑賞一下她創造的行為藝術,見識見識權力遊戲中失敗者的下場。因為一個真正的皇帝,必須學會在殘酷中成長。
  呂后把劉盈帶到囚禁戚夫人的永巷,說是要讓他參觀某種東西。劉盈懵懵懂懂地跟隨母親來到臭氣熏天的豬圈旁,看見裡面有一團醜陋不堪的東西在蠕動。
  劉盈捂著鼻子,弱弱地問:「這是什麼?」
  呂后的眉毛輕輕一揚,說:「人豬。」
  人豬?!劉盈一時沒反應過來,不得不再仔細看了一眼。
  這一眼,讓他依稀產生了某種可怕的感覺,可是他不敢相信,也不願相信。
  呂后等得不耐煩,乾脆把謎底揭曉:「這是戚夫人。」
  這小子太不長進了。呂后說出答案的時候,不免有些掃興。她為了安排這堂現場教育課,不知廢了多少腦筋。她先是讓人砍下戚夫人的一雙手,覺得不過癮,就再砍掉一雙腳,剩下一堆肉團的時候,她基本上滿意了,可隨即又看見了戚夫人的那雙眼睛。
  這是一雙勾魂攝魄的眼睛,就像是一泓可以把人吞沒的深潭。當它波光流轉之際,沒有哪個男人不為之神魂顛倒。當年,高祖皇帝日夜流連在這一泓美麗的深潭中樂而忘返,呂后就只能夜夜獨守空閨,看蠟燭淚盡,聽更漏聲殘……想起這一切,呂后的憤怒愈發不能遏制。她一聲令下,波光漣灩的深潭立刻變成了兩個血窟窿。戚夫人一陣比一陣淒厲的慘叫聲也讓她覺得膩煩,於是又灌她喝下啞藥,再熏聾了她的耳朵。
  「傑作」完成了。欣賞著這隻垂死掙扎、奄奄一息的「人豬」,呂后欣慰地笑了。
  可她沒想到,當劉盈聽到「戚夫人」三個字的一剎那,淚水立刻奪眶而出,片刻後居然開始號啕大哭。更讓她想不到的是,劉盈回宮後居然一病不起,在病榻上纏綿了一年多,而且還派人對她說:「這種事不是人幹的。雖說我仍然是母后的兒子,可這皇帝我不當了!」
  從此,劉盈再也不上朝了,天天用酒精和美女麻醉自己。管他什麼天下大事、社稷江山,跟老子無關,誰愛誰當吧!
  呂后氣得七竅生煙。可是,看著這個不爭氣的兒子整日放浪形骸,自暴自棄,破罐子破摔,她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关于本书

十二場的政治變局,標示出中國歷史的十二個轉折點,也構成了中國人無從跳脫的「治亂輪廻」。
  從本書,你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見,那些歷史上大名鼎鼎的人物,是如何前仆後繼、義無反顧的主演了一齣齣跌宕起伏、精彩繽紛的奪權大戲。這些戲說穿了,不就是以身家性命為賭資的一場權力豪賭。
  誰才是最後真正的贏家……

作者简介

王覺仁
福建漳州人。本名王林,曾用筆名王覺溟。為一著名作家,並為新銳歷史寫作的代表人物,《南方都市報》、《百家講壇》專欄作家。
潛心於中國歷史和傳統文化多年,已出版《喋血的權杖》、《天裂九世紀》、《權力無間道》、《唐原來是這樣》、《血腥的盛唐》等暢銷歷史作品,廣受讀者喜愛。

图书目录

自序 歷史聖殿的開放與重建

第一章 誰殺死了秦帝國?──「沙丘政變」始末
一 嬴政的死亡之旅
二 趙高:潛伏三十年
三 喪鐘為誰而鳴?
四 一語成讖:李斯的末日
五 殺秦子孫而亡其天下

第二章 血色太平──西漢初年的呂氏統治
一 這個天下不太平
二 呂雉的創意和手段
三 趙王就是死亡的代名詞
四 金黃的秋天,恐怖的秋天
五 血腥的臍帶

第三章 一個書生的烏托邦──王莽篡漢始末
一 有一種惡不可或缺
二 一顆政治新星的誕生
三 王莽謙恭未篡時
四 轟轟烈烈的造神運動
五 一場精彩紛呈的篡漢大戲
六 天堂的幻滅

第四章 將博弈進行到死──東漢的政治循環局
一 外戚:漢帝國身上的癌
二 歷史在這裡拐了一個彎
三 三年死了三個皇帝
四 鬼打牆:一個惡性政治的範例
五 宿命的輪回

第五章 亂天下:西晉的崩潰──「八王之亂」始末
一 傻皇帝與黑美人
二 劫難的開端
三 唯恐天下不亂
四 人人都在重蹈覆轍
五 絕對權力導致絕對腐敗
六 最後一根稻草

第六章 權力的魔獸──南朝劉宋的血腥政變
一 天生反骨
二 一切都成了夢幻泡影
三 性醜聞引發的戰爭
四 骷髏山:一座勝利的豐碑
五 劉子業:史上最前衛的行為藝術家
六 魔王被一刀劈了

第七章 非主流「暴君」隋煬帝──楊廣奪嫡上位真相
一 天之驕子的靈魂暗傷
二 楊廣的「道德秀」
三 奪嫡進行時
四 楊勇:從太子到廢人
五 楊廣「弒父淫母」真相
六 惡之花:千古爭訟大運河
七 隋煬帝的盛世藍圖

第八章 玄武門之變──李世民奪嫡始末
一 秦王與太子的暗戰
二 李建成謀反案:誰是幕後黑手?
三 詭異的夜宴
四 李世民的靈魂掙扎秀
五 喋血玄武門
六 帝國的隱痛

第九章 女皇是怎樣煉成的──武則天篡唐始末
一 廢黜中宗:一場不流血的政變
二 李敬業兵變
三 大清洗:裴炎之死
四 面首的誕生
五 告密旋風&酷吏時代
六 燕啄皇孫:李唐宗室的劫難
七 女皇登基

第十章 天子與宦官的巔峰對決──「甘露之變」始末
一 李昂拋錯了媚眼
二 流產的「除閹計劃」
三 黨爭進行時
四 狂飆突進的政治運動
五 大明宮成了屠宰場

第十一章 千古之謎趙匡胤
     ──大宋開國的三樁懸案
一 陳橋兵變:從天而降的黃袍
二 斧聲燭影:雪夜謀殺案
三 金匱之盟:宋太宗改造的政治贗品

第十二章 大明皇權的生死PK──「靖難之變」始末
一 朱元璋的傳位之困
二 削藩:皇權之戰的導火線
三 殺出一條血路,對抗一個帝國
四 南北鏖戰:打不垮的燕王
五 應天城破,建文夢碎
六 朱棣的鐵腕:從「誅十族」到「瓜蔓抄」
标题:
评价: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