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玄宗四:長恨遺歌 (上)

 

龙树价:¥49.00 折扣:79折

定 价:¥62.00

作 者:趙揚

出版社:龍圖騰

出版时间:2014-07-07

ISBN:9789865850722 正文语种:繁体

装 帧:平裝 规格:14.8*21

库 存: 有货 页数:224

标 签:1.小說 2. 人物 3.歷史

好 评:

分享到:

导读推荐

引 子
三月的神都洛陽逐漸姹紫嫣紅起來,宜人的春風先是吹綠了洛水,接著沿岸的樹木露出了新芽兒,花苞也次第綻放,很快,全城乃至郊外都淹沒在一片春色之中。歲月慢悠悠地挪動著腳步,寬容地將人間的鉤心鬥角與殘殺屠戮包裹起來,四季輪轉,物是人非。
這日為望日,是武隆基(武則天登基為帝,封李旦為皇嗣,皇嗣一家自然不能姓李,從此便改姓武了。原來的李隆基即為武隆基)等兄弟們朝見祖母皇帝的例行日子。太陽初升的時候,八歲的武隆基步出門外,坐入華麗的安車之中。
這時的武隆基無疑是一位小帥哥兒,一雙澄澈的大眼睛配上一雙劍眉,使其圓臉兒顯得更加活潑,修長的身材以及柔軟的小手,再配上那身合體的親王服飾,是一個人見人愛的角色。他素愛潔淨,周身衣飾尤其是上朝用服清潔如新,沒有可以挑剔的地方,即使身邊的儀衛僕役服飾,乃至車飾用具,他都要求保持整潔。
武隆基坐上車兒,向車夫說了聲:「走吧」車兒開始轉動轂輪,兩側的六名儀衛緊隨車兒駛過坊間,然後左轉駛上洛水橋。橋北即是宮城的端門,按照規制,親王之車可以駛入端門,到了明德門前捨車步入內宮朝見皇帝。
很快,車兒進入了端門,其向明德門行駛過程中,車子被人攔住,武隆基探頭觀看,就見一人滿面怒色地在那裡呵斥。
此人名叫武懿宗,現任金吾將軍,負責宮內禁衛,他還有一個特殊的身分,即是女皇的本家侄兒。
武懿宗一早即在應天門前巡查,自己的姑母當了皇帝,使開國近百年的李唐王朝換了旗幟,皇姓也改為本家武姓,其心中的得意不言而喻。
這時,他看見一輛安車駛入端門,識得這是親王之車。然此車顏色鮮豔如新,兩側的六名儀衛也威武嚴整,車兒入門前並未減速,逕往明德門駛去。武懿宗見狀心裡不是滋味,遂眼疾手快地上前攔阻,心中怒道:「什麼人如此無禮?親王之車入宮皆緩緩而入,且將儀衛留置端門前,哼,誰這麼大膽兒?」武懿宗攔下車兒,看到武隆基探出頭來,遂將剛才所思呵斥出來。按照他的思路,這名小孩見到自己疾言厲色,肯定會嚇得屁滾尿流滾下車來。
武隆基的表現卻相反,他哼了一聲說道:「宮中的禮儀師傅告訴我,親王儀仗和隨從可以至明德門前,什麼時候又改了規矩?我急著去朝見聖上,車兒這樣行走也不快,有什麼不對?」武懿宗張張嘴又復閉上,想想也是,其他親王入宮或許是畏懼皇帝威勢,所以低調為之,這名小孩兒這樣做也符合規制。此時,他的心裡忽然燃起一股無名火,心想,現在是我武家天下,你這名小孩兒還不是改姓了我家的武姓,有什麼值得張狂,遂怒道:「小孩兒懂什麼道理?你如此喧譁容易驚擾了聖上,就是不該!」  
武隆基劍眉聳起,也怒道:「這是我家的朝堂,礙你什麼事兒?你哪兒來的膽子,竟然敢攔阻我的車騎!」說罷,他奪過車夫的鞭子,「 啪」的一鞭,驅動馬兒行走。
武懿宗急忙躲閃,眼睜睜地看著車騎駛到明德門前。
武則天當初還沒有當上皇后的時候,已經著手建立宮內的信報系統,現在當了皇帝,其宮內宮外信報系統更加完善縝密,很快,這件小事兒就傳入她耳中。武則天這日接受群臣和諸王朝拜,處理一些重大政事,轉眼時辰已過巳時。她立起身來,轉對身側的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兒說道:「嗯,有點累了,我們到水邊走一走。婉兒,你傳旨讓皇嗣的三郎也過來。」
一行人隨著武則天出了應天門,一名宮人早已領著武隆基候在那裡。武隆基此時明白祖母的威風,沒有了一早時的飛揚之氣,小心恭謹地迎候。武則天意欲從端門之側登上城牆,即可以俯瞰洛水及沿岸風景,因而不用車仗,身後僅有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兒跟隨,以及一眾宮娥持羅傘團扇簇擁前行。
武則天看見孫兒,尋常嚴峻的臉上終於有了一絲絲笑意,招手道:「三郎,過來。」
武隆基聰明乖巧地走過,傍在太平公主身側行走。武則天見狀又是一笑,心想這孩兒畢竟和女兒接觸較多,那份親熱還是掩藏不了的。
武隆基降生於宮中,打小就處於半幽閉狀態。隨著年歲漸長,其面對的僅是父母兄弟,讀書便成了基本要務。閒暇時,武隆基與一幫樂工混得很熟,漸漸深諳音律之學。至於與外界的接觸,幾近於無。其母家之人實難入宮相聚,其幾個伯父接連被廢,唯有這名姑母,那是可以言笑無忌的。換言之,武隆基別無選擇,只有把對父家的親情寄託在這位美貌的姑母身上。
太平公主也很喜歡這名粉裝玉裹的小帥哥兒,她邊走邊拍著武隆基的頭頂,說道:「三郎,聽說你今兒入宮又淘氣了?」  
武隆基撲閃撲閃著大眼睛,那裡面透出的是天真無邪的眼光,回答道:「太平姑姑,沒有呀,侄兒今天入宮就是朝見聖上,你當時也在身側呀。」
武則天笑對太平公主道:「別嚇到小孩兒,這個三郎,還是滿有趣味的。」
武則天今日的心情實在很奇異,頗有些享受天倫之樂的老祖母的心性。究其一生,溫情與親情實在與她不搭界,為了謀奪皇后之位,她可以扼殺初生的女兒嫁禍於王皇后;為了掃清自己登上皇位的障礙,她可以屢施詭計廢掉兒子的太子或皇帝之位,並將兩個大兒子斬草除根。這日聽到孫兒斥責侄兒的事兒,她忽然來了興趣,許是觸動了女人心底那根柔弱的親情之弦,於是就有了這次出行。
日頭此時已近中午,春日的陽光微醺醺拂過黛色的神都,光照落入碧波蕩漾的洛水中。急流處可見白色的光亮,魚兒在坡陡水急處間或躍起,與岸上的綠樹鮮花相映,成就了一派春和景明的好景致。
武則天一行漫步城牆之上,緩緩地欣賞眼下的風景,武隆基伶俐乖巧地隨著太平公主行走,知道不能多嘴。走至轉彎的牆垛之時,可以看到西方的天際,武則天忽然停下,轉身對武隆基說:「三郎,最近又讀些什麼書呀?」
武隆基答道:「陛下,孫兒自新年後,已開始讀《禮記》了。」
太平公主說道:「三郎最為聰穎,小哥們一起讀書,他往往領悟最快,因而閒暇時候很多,常與樂工混在一起,現在已能敲得一手好羯鼓。」  
武則天呵呵一笑,說道:「好呀,能操羯鼓?三郎,得空操演一番給我們聽聽。」
這時的武隆基,還能享受到武則天及太平公主的萬般寵愛,因而也可以應對自如。而武則天自從當上皇帝,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不惜採用酷吏來翦除異己,像今天這樣悠閒出外賞花吟詩的時候實在不多,尤其與孫兒一起享受天倫之樂的溫情實為罕見。
然而好景不長,此後,武隆基一家的命運,便在風口浪尖之上風雨飄搖。
先是皇嗣武旦的兩個妃子(其一為武隆基生母)被人誣陷對武則天施行厭勝之術,入宮拜年之時,便神祕失蹤,屍骨無存,兩個妃子的娘家人也被貶流放。武隆基兄弟被降為郡王,「入閣」幽閉深宮。數月後,又有人密告皇嗣謀反,幸得一名叫安金藏的樂工剖腹明志,才使得皇嗣一家留住清白,得以倖免。
直到「神龍政變」,太子武顯登基,復國號為「唐」,還姓為「李」,還都於長安,李隆基才恢復了原名。
而此刻,權傾天下的武則天永遠也不可能想到,這個偎依在自己膝下的小兒,將來能夠一飛沖天,成為千古一代君王。
她更沒有想到的是,震古鑠今的「開元盛世」,會在「貞觀之治」時隔六十多年之後,漸漸向世人走來……


本書特色

《唐玄宗》一系列小說是將中國史上有名的唐代君主李隆基的一生,以小說的方式重新演繹。希望藉由文學的筆調,讓歷史不再枯躁,不再刻板,能讓一般大眾接收、閱讀。將歷史中真實的人、事,透過輕鬆的筆調,真正的傳播出來,能使將歷史知識傳播出去。


部分內容

第一回 李白贊妃清平調 賀公求道辭東歸
………………………
吉溫哈哈大笑道:「好呀,天下承平已久,他們久未見過此種手段,定會嚇得屁滾尿流。
嗯,此次尚可使用恐嚇手段,若時辰稍長,其法就會不靈驗。你須依時再用他法。」
羅希奭道:「請吉兄放心,此前刑法甚多,愚弟皆有記載,那是不用多慮的。」
吉溫與羅希奭於是開始審理此案,韋堅很快就覺察到其中的暗流,並嗅出了二人的指向,於是先找李適之商議。
李適之問道:「當初為鑿渠潭,且工期甚緊,由此毀了一些墳墓,實屬正常。現在有人告狀,朝廷給予一些補償,也就罷了。」
韋堅道:「他們將參與營造之人悉數拿去,這些人出來後雖語焉不詳,我瞧他們都恐懼得很。」
李適之道:「莫非其中還有其他隱情嗎?」
「並無什麼隱情。適之兄應當知道,那日廣運潭會後,愚弟將船載之物分送於人。此事若被聖上知道,聖上會責怪我嗎?」
李適之不以為然,說道:「隨他們去吧。你將船載之物分送他人,此事雖有些不妥,並非大事。當今天下殷富,聖上也不至於因此微物降罪於你。」
韋堅由此有些心安。
李隆基近來熱衷於歌舞之樂,不願意赴禁苑梨園,就令人將興慶宮的後園整修一番。後園居中為龍池,西為交泰殿,西北角為沉香亭。龍池之畔及沉香亭四周遍植綠樹,春夏之時繁花似錦。沉香亭就成為伶人歌舞之所,李隆基和楊玉環有時技癢難耐,李隆基或鼓或笛,楊玉環或歌或舞,少不了在沉香亭合作一回。
轉眼間過了新年,天氣漸漸轉暖,龍池四周綠葉再復,鮮花也一日日繁茂起來。李隆基新得李白詩三首,就將之敷演成曲,這日要在沉香亭演練,就令人將李白喚來觀舞聽樂。
李白此詩名為《清平調》,卻是為楊玉環而寫,其詩曰:
其一:
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
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臺月下逢。
其二:
一枝紅豔露凝香,雲雨巫山枉斷腸。
借問漢宮誰得似,可憐飛燕倚新妝。
紛招認。」
其三:
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
解釋春風無限恨,沉香亭北倚檻杆。
李白在詩中盛讚楊玉環。其一摹寫在霓裳羽衣的背景下,如花一樣的容貌沐於春風之中,如此花容得露華滋潤,分明如仙女一樣縹緲多姿。李白似在夢境之中感歎道:這樣的人兒若非在西王母的群玉山頭相見,定是在月宮瑤臺相逢了;其二將楊玉環比為凝香爭豔的牡丹,是時沉香亭側植有牡丹,其花朵綻放散出香氣,與沉香亭的香味(沉香亭係用沉香木營造)相混合,其味道愈加馥鬱。李白此時又想起了楚襄王巫山夢斷的往事,巧妙地將李隆基嵌入其中,由此大發感歎:可憐趙飛燕還需靠新妝來取君王歡喜,貴妃天生麗質,勿需用新妝點綴;其三更是大發感歎:如此傾國之色使君王笑目關注,使春風平生妒意,而貴妃依然平靜淡然,她正倚在沉香亭北側的檻杆之上,此為何等的風度啊!
李隆基那日得了《清平調》之詩,細細閱了一遍,既而歎道:「不愧為『謫仙』之人啊!此詩似大江無風,濤浪自湧,白雲卷舒,從風變滅,能為是詩,唯李太白一人而已。」又轉向楊玉環道,「呵呵,古之美女以西施、趙飛燕為首,李白為你寫了此詩,則千秋萬代之後,你將凌於二女之上。」
楊玉環道:「果然如此嗎?妾怎麼看那句『可憐飛燕倚新妝』有些刺目呢?妾知趙飛燕終被貶為庶人,李白此詩莫非譏妾亦為此結局嗎?」
李隆基哈哈大笑道:「你擅歌舞,卻不知詩之韻味了。若論才貌及寵幸,趙飛燕實屬漢宮第一人,然趙飛燕還需倚新妝得君王歡喜,你天然去雕飾,已然勝過趙飛燕。呵呵,若讓我來贊你,實在想不出比李白更好的法子。」
楊玉環轉眸笑道:「陛下說得不對。若與李白相較來誇讚妾身,還是陛下更強一籌。」
「嗯,我未曾寫詩贊你,又如何強於李白了?」
「李白詩中明明寫道,趙飛燕及妾等後宮之人,唯得陛下寵幸,方可稱得麗人。由此看來,妾等能得陛下一個讚賞的眼神,就勝於李白之詩了。」
李隆基伸手將楊玉環攬入懷中,笑道:「好呀,我若多與幾個眼神,又將如何?」
楊玉環將頭埋進李隆基懷中,既而抬頭說道:「妾渾身無力,只好長在陛下懷抱中了。」
頃年以來,二人相處一起嬉笑逗趣,令李隆基感到無比輕鬆。種種類似這日的逗趣場面,不勝枚舉。
李白這日入得宮來,午間又明顯飲酒不少。屈指算來,李白自蒙召入京被授為翰林供奉,至今已半年有餘了。

关于本书

天寶年,對唐玄宗來說是一個不幸的年代。對於大唐帝國而言,也是一個由盛轉衰的關鍵年代。

對李隆基而言,一個從女主手中重復李家天下的人物,卻因安逸於享樂自滿的生活中,繼以任人的失當,以致安史之亂起,將唐帝國的聲勢,一夕由最高處帶往最低處。

最後,必須犧牲自己所鍾愛的楊貴妃,以換取自己的苟活。一個有為的君主,卻落得如此下場,怎不教人唏噓?

作者简介

趙揚

中文系畢業,雖轉戰商海,仍筆耕不輟,已出版《金錢世界》等作品。認為閱讀是一種享受,創作是一門藝術,經常沈溺於文字而不能自拔。尤痴迷古典文學,心醉大唐盛景,窮十數年之功研究唐史。完成並出版歷史小說《唐太宗》、《唐玄宗》。

图书目录

第一回   李白贊妃清平調 賀公求道辭東歸 004
第二回   吉溫銜命赴北境 適之攜將宴曲江 034
第三回   京城無端興大獄 貴妃傷懷首出宮 053
第四回   楊釗投機獲官階 李白漫遊邀杜甫 091
第五回   君王惘識安祿山 權相欲謀王忠嗣 114
第六回   折糧換絹入左藏 遭誣興獄去良將 142
第七回   諸番將守境戍邊 楊國忠承寵薦人 171
第八回   安祿山迭立邊功 楊國忠扳倒王鉷 195
标题:
评价:
 
 
回到顶部